吸猫大户

雾霾或林默。
凹凸绘文海纵的咸鱼。
皮医生是世界第一可爱!

【海纵/呱皮】虚幻与否.

【海纵/呱皮】虚幻与否.
*ooc。ooc。ooc。注意避雷。
*我怎么又写了一个正剧…我不是雾霾……我是谁……。这篇辣鸡里提的病是不存在的别当真…………不知道算什么应该算虐但自己觉得不虐………………
*没皮医生多少戏份orz。我是罪人。
*海纵大佬那么多肝完这篇不敢肝了觉得自己写的太恶心太ooc我我我我我还是别出来丢人现眼………………
*海纵属于大家,ooc属于我。故事走向很迷。前言不通后语。120救心丸医生家属ICU准备好了的话我们就开始。





大多数人都相信梦是由潜意识构建而成。比如你想去在墙壁上挂了好几天的蜘蛛网上跟亲爱的蜘蛛打招呼,那么也有可能会在梦里与享受美食的蜘蛛小姐打个照面。

有些人觉得梦境可以逃避现实,梦是唯一可以逃脱残酷现实的打击的方法。

也许你会一睡不醒。


呱唧已经不记得第几次强调自己没病,不需要待在满是药味和病罐子的医院里。他亲爱的主治医生白了他一眼,说出那句呱唧都可以连声调感情一点不变地背下来的台词,还早着呢,每个病的快不行的了病人都这么说。

呱唧就这样看着自己的临床换了又换,有的是幸运地躲过死神的追杀而侥幸出院,却在家里的卧室里跟卷土归来的死神打了个不该打的招呼。有的是没有钢铁一般的身体,却还要去看看死神的镰刀长得丑不丑。结果可想而知,他们没能回来。

总而言之,都会死就是了。

企图翻墙逃出医院却被护士小姐逮回来的呱唧一脸沮丧地推开门 ,第一个注意到的是原本空空如也的隔壁病床上来了个企鹅。企鹅连忙放下还没看完的书,礼貌而友好的打了招呼:「你好,我叫皮索。」

「皮索?」呱唧觉得这个名字有些熟悉,「我叫呱唧,曾经可是个——海盗噢。」

「哇海盗!」皮索看上去很是向往,「那你,是不是经历过很多很刺激的事?就跟书里说的那样。」

「那当然了!我曾经遇到过一个沼泽怪物,那家伙可大的很…」

呱唧从没有像今天那么开心过。

站在门外的主治医生看了他一眼。停留片刻后摇摇头,叹息一声,在手上的纸张上划了很狠的一道痕后离开。

就这样过了几天,呱唧每天给皮索讲那些海盗故事,虽然大多是吹牛皮,皮索也乐意听他讲上不短的时间,但是听到相对来说比较可怕的地方会皱着眉头往被子里缩一缩。两个人每天都吐槽医院的饭菜有多难吃,皮索第一次吃的时候甚至接受不来的怀疑这是不是吃的。也许就这么过了一个月,直到某天傍晚想趁黄昏逃走而又被护士小姐抓回来的呱唧推门发现,皮索不见了。

真的不见了,早上归为出去散步似乎也可以蒙混过关,但是出去直到中午也不回来…那就有点奇怪了啊。更何况现在已经出去好几天了吧。难道是出院了?他没忍住跑去问了像是皮索的主治医生的人。

「你是皮索老说的那个呱唧吧?」皮索的主治医生先是问了句无关紧要的话,见到呱唧点头,他才继续说下去。「皮索进ICU了。他还说你放心,很快可以好起来的。」

一个月病情就这样了吗?呱唧自己都在医院住了一两年了,怎么都没有进过ICU呢?

「对了 这是皮索让我转交给你的。」对方像是想起什么,从办公室的抽屉里拿出一本封面精美的书。呱唧记得这是皮索很宝贝的书,没想到会把它给自己。他伸手接过。

「你得的就是这种病,只不过是相对来说更加稳定的。」他的主治医生对他说,「虽然说这种病的死亡率很高,可不是突发性的也许还有机会多活一会。你那可是长时间病毒不会叛乱的,ICU的床位紧缺才让你出来的。你怎么还想回去?」

呱唧敷衍地回答了句“我只是问问”,便拖拉着步伐回到病房。百般无聊之中他翻看着那本皮索捧起来就不放下的书,看着看着困意席卷而来。

呱唧看着床头柜上摆的花瓶里边还带着水迹的花。要是不久前现在自己肯定还在讲海盗故事,中午也老是毫不留情的攻击食堂师傅。明明这些事也可以一个人做吧…就是看起来有点像神经病。

也许自己就是一个神经病。

呱唧把皮索老抱着不放宝贝的跟个什么一样的书放在枕头旁边,带着心事入眠。

希望ICU今天晚上不要为了一个企鹅忙的不可开交。呱唧在意识沉眠之前默念道。


“怎么样?”一旁等了很久的青年问着医生。医生摇摇头,耸耸肩膀回答:“不怎么样。”

“话说真是奇怪,明明一直没有反应的吧?从十年前的车祸开始。”青年望着躺在床上插满管子的呱唧,身边密密麻麻的仪器闪烁着光。“怎么最近就开始有意识了?前几天还喊着谁的名字……皮索?”

医生坐下来,摘下眼镜揉揉酸痛的眼睛。听到青年的问题愣了愣,之后给出答案:“皮索啊,好像是和他一起出事的,是个企鹅。不过那时就没抢救过来。”

青年没有继续回话。房间陷入一片死寂,只剩仪器的工作声回荡。
End.
16年想的,但那时候写的是国内某知名小说同人乙女向还坑了。文笔烂的一批。最近怀念黑历史翻出来顺带就给填了。
写根本算不上糖但也算有一丢丢丢丢丢甜味的人写了三把刀了,我要努力写个整数。
字数那么少我写个屁,不如把手书肝完从此沉迷学习。

评论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