吸猫大户

雾霾或林默。
凹凸绘文海纵的咸鱼。
皮医生是世界第一可爱!

【海纵/呱皮】Colorful.(提醒一句十分不合常理…)

【海纵/呱皮】Colorful.
*开玩笑我要是不ooc我就不叫雾霾
*玩个在某个群里看到的梗☆cp不是海纵里的xxxx
*极短。短的一批。
*非常莫名其妙的走向x我其实也没看懂……所以不要学我修仙码字【
*故事走向很迷。120救心丸医生家属ICU准备好了的话我们就开始。





呱唧被突突兔塞了张明天污染环境的烟火大会门票,还没等他明白啥,突突兔很严肃的对他说:“呱唧,这张门票你就拿去吧?”

“……为啥?你明天有事吗?”

“谢灵通开炸了一艘舰艇。”突突兔痛心疾首的说,为什么她当初竟然脑子短路的允许谢灵通飙车呢???不对,是飙舰艇……突突兔看见面前的橘色小猫沉默了好一会儿,然后伸出手来轻轻拍了拍她的肩膀安慰她说:“伙计看开点。别想不开。”

“……我会的。”

但是呱唧总觉得这里面有阴谋。他拿着看了又看,瞅了又瞅,然后因为走路不看路在拐弯处猛的撞上了走路看路,但是因为太矮检测不到前方路况的企鹅医生。

“哇皮医生你没事吧?!”呱唧连忙扶起皮医生,不怕碰瓷儿真是好样的。皮医生摇摇头以示没事,然后看到呱唧手里的门票愣了愣,随即问道:“你也有啊?”

“啊是啊……等等,'也'?”呱唧以上扬的语气表示怀疑,企鹅翻翻找找,拿出一张一模一样的门票。

…这果然是起阴谋。呱唧不愧当过海盗,直觉真准。是的这就是个阴谋,因为全章鱼堡都快被这两个明明单身却展现出来的老夫老妻秀恩爱的氛围给闪瞎了。终于昨天晚上,所有人包括植物鱼,瞒着他俩开了个会讨论怎么快点把这俩牵一对。最后通过的方案竟然是老土的“我有事去不了了这门票给你吧”理由。

……好吧,也许会很有效呢。

显然两个人还不知道自己被亲队友给卖了,甚至还傻乎乎的拉钩上吊一起去。

次日清晨。两个人被章鱼警报声吵醒。皮医生揉着眼睛坐起来,迷迷糊糊的半睁着眼睛想都没想就跳了下去。呱唧嗷的一声跳起来,头撞着了望远镜。好的完全清醒了。

“我可以很负责的告诉你们,”他们亲爱的巴克队长说,“你们的烟火大会泡汤了 。”

“……行吧我不在意,”呱唧下意识的看看皮医生,对方似乎有点失落,“但是伙计你是怎么知道我们要去看烟火的?”

“如果不想让人知道的话,那前提就是把门票收好。”巴克队长指指掉在地上的门票。好么这两个小兔崽子,又是撩人又是撒狗粮闪瞎人眼,而且竟然是“我们”不是“我和皮医生”,意思都那么明显了还要助攻的么……

这次够忙。三个人车轮战……准确来说应该是两个人?毕竟海底小纵队里边似乎只有一个医生。当忙完的时候陆地已经是深夜,疲惫不堪的企鹅医生和橘色小猫待在窗前看风景。

……其实也没什么好看的。呱唧想。

“唉水母。”皮医生忽然说,手指指着一处散发着几乎微不可见的亮光的地方。呱唧看看,回答皮医生:“真的诶。”

他看看皮医生,皮医生还在看着窗外的水母。呱唧将视线投回窗外,忽然脑子一抽说了句“colorful”。皮医生一定是听到了,因为离他们有点距离的巴克队长都不明所以的回过头来看了看他。

皮医生皱起眉,念了几次还是没搞懂,就纠缠着呱唧问这是什么意思。

好嘛没听懂。

“没听懂是吧?看我的口型。”呱唧用手指着自己的嘴巴,“c–o–l–o–r–f–u–l。”他刻意放慢了语调,虽然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

然后极其戏剧化的一幕出现了,皮医生的脸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红起来,搞得呱唧一愣一愣的。

我这是……说错了啥嘛……呱唧看着快要熟透的皮医生默默的想。

事实证明如果没有烟火大会的助攻,水母也能助你一臂之力。事后感觉自己赢了一整个世界的呱唧抱着怀里头的企鹅想。

End.
感觉被莫名其妙秀了一脸的巴克队长:……
好吧我也没看懂我写的什么???colorful的口型好像是I love you。
单身狗人士表示强烈谴责。
不求红心不求小蓝手不求评论只求不打ヽ(*´∀`)ノ゚

评论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