吸猫大户

雾霾或林默。
凹凸绘文海纵的咸鱼。
皮医生是世界第一可爱!

【海纵/可能是呱皮】一个关于好朋友的故事

【海纵/呱…呱皮?】一个关于好朋友的故事.
*ooc。ooc。ooc。
*嘿嘿嘿【慈母笑】
*有原创人物出没。
*不逼逼了,一个短打,可以的话↓







“卧槽!”许羽施捧着手机悲鸣,“妈的我手机怎么又只剩下10.0MB了…卧槽没电了!”

“呵呵。”许羽翎捧着可乐表示我没有这个智障哥哥。“你还讲不讲故事?”说罢用空着的那只手挥了挥拳头示威。

“啊讲讲讲!”服从于暴力分子威胁下的许羽施立马收起手机一副狗腿样的对许羽翎说:“很久很久以前…”

“巨龙突然出现。这个听过了。”许羽翎翻了个教科书标准式的白眼。

“靠…”许羽施挠了挠头,半晌开口:“那我给你讲个…关于好朋友的故事……”


很久很久以前,有那么一对可爱的猫咪和企鹅,是一对最好的朋友和一对最好的绑定组合。

两个人在一起就会聊天聊地聊北冰洋里的鱼聊冥王星的那栋建筑*。

企鹅的名字叫皮索,猫咪的名字叫呱唧。

有一天呱唧梦到了自己在某个很像实验室的屋子里待着,旁边站着不少白大褂怪人,身上还插满绑满了电线。

说实话呱唧有点慌,于是他找来皮索想要这个梦的解析。


“…梦一般是实现自己愿望的一个途径吧?”许羽翎忍不住插嘴道,“捆绑play?赤鸡。”

“???你脑子里装的都是啥。”许羽施掀桌而起,“闭嘴听我继续说下去!”

许羽翎挥了挥拳头,许羽施强行无视,自顾自的说了下去。


皮索笑着说没事,可能是你最近压力太大了,放松一下就好。

呱唧相信了,于是他继续和皮索愉快的玩耍。

后来他又梦到了那个场景,越来越多。几乎每天都能梦到。

他也注意到了里面的细节。

白大褂怪人越来越少,缠绕着的电线也越来越少。

但呱唧始终没有将其放在心上。


“心真大。”许羽翎衷心的感叹。

许羽施瞥了她一眼,鄙视程度高出天际。

“…您继续。”也就这种时候许羽翎才会认怂。


尔后有一天,异变的征兆终于出现了。

越来越多的居民从镇上搬走,最后仅剩下了呱唧和皮索。

呱唧对上皮索的眼眸,两人沉默不语。


许羽翎很识相的没有打断他的故事,仅仅只是喝可乐噪音有点大而已。

许羽施满意的点点头。


忽然间皮索笑了,他平常也这么笑此时却让呱唧觉得寒冷刺骨。

皮索问:

〖你是谁?〗

呱唧说,我是呱唧啊。

皮索笑的更开心了。

随后在呱唧眼帘里蔓延开来的,是由乱码构成的世界。


“…然后呢?”似乎是受不了许羽施那吊胃口的做法,许羽翎狠踢他一脚,逼问道。

“…我最讨厌你们这种用拳头说话的狗子了。”


后来呱唧在那个在他梦中梦见过无数遍的地方醒了过来。

他听见那两个白大褂怪人在对话。

【醒了呢。】

【醒了啊。】

【可以工作吗?】

【可以。】

【那个16GB的错误程序全清理完了吗?】

【嗯。】

对话戛然而止。


许羽翎深吸一口气,没说话。

镇子里传来了货车开走的声音,整个城镇终于只剩下她和许羽施。

忽然,许羽施绽开一个诡谲的笑容。

他问:

“你是谁?”

“…你的演技不错。”许羽翎说。许羽施听了这个回答后,开心的大笑起来。

她也苦涩的笑了一下。

有那么一瞬间,她恍惚看到了由乱码组成的世界和被白大褂怪人围住的自己。

End.

呱唧是杀毒软件,皮索是病毒(´・ω・`)。

‌呱唧牌杀毒神器,你值得拥有(´・ω・`)。

*:三体死神永生里的人类历史博物馆(´・ω・`),差不多是这个意思。

并不细思极恐(´・ω・`)。

‌里想想看啊,万一他们是因为火山要爆炸了所以要搬走呢(´・ω・`)。【这种可能性也没好到哪去

谢谢里看到这里,也谢谢里喜欢(´・ω・`)。

最后惯例(´・ω・`)。

不求红心不求蓝手只求不打(´・ω・`)。

还有,

你是谁?

评论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