吸猫大户

雾霾或林默。
凹凸绘文海纵的咸鱼。
皮医生是世界第一可爱!

【海纵/呱皮】一堆成语题目的段子们.〖G~I?〗

*又到了喜闻乐见的不ooc不烂尾不牵强世界就毁灭的时间了。
*一边吃我们是糖甜到忧伤的米糕一边码字,真的甜哭我了这怕不是块假米糕……
*A~Z的部分成语,突然想到I好像没有成语!
*有糖,虐的话不知道,我很慈母呢。
*写完的时候手一滑差点给删了…还好有废纸篓可以救回来不然我就要死掉了。
*作业BGM:Don't You - Wonderful Humans./give us a little love - Fallulah。前者的歌词翻译我的妈呀社会社会,后者的歌词迷之魔性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医生家属抢救室在隔壁!可以的话↓







[G] 感恩图报(这真不是知恩图报…)(妖怪paro)

其实在很久以前,皮索是救过呱唧的命的。

当时幼小的呱唧觉得天啊这个除妖师小哥哥好温柔善良娶回家一定没问题【?】。

可惜他自那以后再没见过皮索了。

不过也许是狗血作者太爱糖不爱刀,最终他们按照套路的还是见到了。

已经是成年猫妖的呱唧俯下身去,轻咬一口皮索的嘴唇后他含糊不清的说:

“公子当年救了在下一命,想来想去也不知道作何回报。”

“不如以身相许,以后我护着你怎样?”

(…最近可能看玛丽苏看多了有点受到影响了emmmm。(你哪次不是这么写(╯°Д°)╯︵┻━┻!))

[G] 高不可攀(牵强到爆炸!)

皮医生是呱唧一名在他手下呆了很久的小助理。

呱唧是谁?著名漫画家诶,怎么会缺助理候补呢。

也许是念旧?皮医生一边想着一边接过对面年轻女孩递过来的零钱。

诶…不对啊,之前那位助理比自己呆的时间还长怎么也走了呢?

皮医生心不在焉的走在路上,走走停停的耽误了不少时间。

“在想啥呢?”陪他一起出来的呱唧随手将手臂搭在沉迷发呆的皮医生的肩上,凑近了问。

“啊?不不不没想啥!”

也许真的是念旧吧。

……

然鹅这个想法在第二天他看到新一期杂志上那呱唧的漫画专栏时就彻底的分崩离析了。碎的彻彻底底,碎到连502都粘不起来的那种程度。

搞 什 么 ?!公开表白是什么操作啊!!!

皮医生感觉自己的脸上已经可以烤蛋糕了。

“这可不是念旧哦?”

‌(你皮你说什么都对)

[G] 骨鲠在喉(牵强x2)(皮医生潜在人格分裂设定)

保守秘密的时间越长,压力就会越大。

为了避免皮医生精神崩溃,于是皮医生的好朋友告诉他:不如把这个秘密说出来,或者写出来之后撕掉毁掉,应该会好受一点。

前者皮医生不敢,后者他倒是敢于一试。

皮医生分外认真的一笔一划的写下这个秘密,然后撕成一条一条的甚至更碎。他打了一桶水,以防烧着的纸条引起火灾。

看着跳跃的火苗,皮医生觉得又想哭又想笑。

他把水倒到已经碳化的纸条上,余热散去后皮医生隐约听到一个低声抽泣的自己在问:

‘你为什么不敢说呢?说不定就会有回应呢?’

这回应的几率太小,他终是不敢去尝试。

如果不说出来会很痛苦的话,那还是一直痛苦下去吧。

[G] 关怀备至(监禁注意)

“皮医生,要喝点水吗?”

沉寂了许久之后,铁链的碰撞声终于响起。呱唧看向那个消瘦的青年人,半晌没有说话。

他向前几步,弯下腰将人嘴上的胶带轻轻撕下。

“那么皮医生想要什么呢?”

“是一些食物,”

“还是一些温暖呢?”

[G] 归心似箭(牵强x3)

呱唧每次出差都会非常想快点回家。

这可不是偷懒啊,每次回家的时候都有一软乎乎的小可爱对象扑到你怀里求抱抱,你难道不想赶快回家吗?

[H] 海底捞月(牵强x4)

你别看皮医生是个医生,除了做手术包扎这些专业活以外他也依旧手残。

“皮医生往左!!”

这是皮医生第十九次没夹上娃娃来。

“……”

呱唧看不下去了,投了个币就夹了起来。

“看见了没?这种好抓。”

一边说着一边丢了个自己的玩偶过去。皮医生连忙接住,像宝贝一样抱在怀里。

可是他明明想要那个小猪佩X的???

“嚯,这样的话你想我的话可以看看这个玩偶啊。”呱唧像是看穿了他的小心思,一把搂住他说,“下次给我夹个你的上来吧。”

……

然后第二天他们再来的时候皮医生企鹅品大爆发夹完了一个娃娃机的娃娃。

[H] 海枯石烂(牵强x5)

皮医生:“海枯石烂是什么概念啊呱唧?”

呱唧:“大概是我们分手了的时候就海枯石烂宇宙二次大爆炸世界毁灭了吧。”

皮医生:“???”

那为了人类和海洋生物的安全你们还是别分手了吧。

[H] 湖光山色(牵强x6)

今天呱唧带皮医生出去玩。

到了目的地之后皮医生见风景不错,想说拍张照吧,但是他突然想到自己和呱唧的拍照技术都可以说是非常差劲了,闷闷不乐的打消了这个念头。

“噢,拍照啊?”呱唧将手里的手机塞给一位路人,问他能不能给自己拍张照,路人倒是好说话应了下来。“来三二一——茄子!”

于是照片里就有了一个因为喊的太快没反应过来而一脸懵逼的皮医生和一个笑的一脸灿烂的呱唧。

“诶!我还没准备好呢!”等呱唧从路人手中接过手机的时候皮医生才从漫长的反射弧中反应过来。

“诶,一脸懵的你不也是依旧可爱么?担心那么多干哈又不给别人看。”

呱唧一边这么说着一边把这张照片设成了屏保和壁纸。

[H] 花好月圆(牵强x7)

直到呱唧和皮医生都开始谈婚论嫁了的时候月下老人才发现妈的我红线是不是牵早了?

不你没有牵早,是他们的发展太快了。【推墨镜严肃脸】

[H] 魂牵梦萦

听说呱唧不在家的时候皮医生晚上做梦都是呱唧。

……其实呱唧也是。

[呱皮]愿意当本海盗的压寨夫人么?(成语没I是个段子求别打)

海盗是什么意思?好听点叫海盗,难听点叫小偷强盗。

贵族是什么意思?高高在上的少爷小姐们的家族产业。

那么海盗和没落贵族在一起了,又是什么令人窒息的操作?

其实说实话皮索自己也不知道怎么就跟海盗扯上关系了。他记得这个橙头发的青年只是两周前郊外的海边的一个重伤伤员,什么时候成了呱唧船长?

这事还得从两周前说起。皮索是一名非常见不得人受伤的医生,这天他依旧在那片自己常去的海滩边捡贝壳散步,原本是什么毛病都没有的,可就在他回家的途中,他就看到了那么一艘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的船。

好奇心是人类的本能。皮索试探着上了船,结果没想到就是这么唯一一次他上了艘贼船哇。

甲板上还躺着一位半死不活的青年,那场面皮索吓得差点一下子就跟着吓昏在甲板上。皮索试探着探了探对方的鼻息,还好只是血比较多很吓人而已,实则没受什么很致命的伤。

皮索掏了掏小包包,倒出那些打算送给对门邻居谢灵通的贝壳后找到了自己一直随身携带的急救药品和不知道从哪搞来的O型血袋。简单包扎之后看着那满地的血皮索还是有点害怕,把血袋塞怀里等它暖起来之后再给这个吓死人的青年输血。

输完血之后皮索就回家了,还因为回来的太晚而被自己的母亲骂了一顿。

然后呢?

然后那名叫呱唧的青年就找到他了。

呱唧一把把那个还处在混乱状态的人打横抱起,后面的小弟很识趣,在呱唧抱起皮索之后就集体震耳欲聋的大喊道:“大嫂!”

吓得皮索比看到呱唧满身是血的时候还要惊悚。

“皮索是吧?”呱唧一边抱着他一边穿过那些看热闹的人群,见皮索僵硬的点了点头之后他继续说了下去:“愿意当本海盗的压寨夫人么?”

你不愿意也得愿意呀皮索。

Tbc.

I怎么可能会有成语呢蛤蛤蛤?

最后的那个压寨夫人其实是一月的时候想的,但一直没写,
‌毕竟我懒嘛。

骨鲠在喉的纸条,皮医生写的是他喜欢呱唧这件事。

关怀备至最后的温暖其实原句写的是“还是要我呢?”,后来想想觉得白日宣淫似乎不妥。地下室阴冷潮湿,唯独呱唧身上有点温度所以其实是这个意思。还有其实想过要不要把皮医生设定成斯德哥尔摩综合征…但是还是没有写。为什么?

‌当然是因为我懒啊。

很多语言不通呢( '-' )ノ)`-' )……

我很慈母吧?(笑)

不求红心不求蓝手只求不打。






















别划了。






































下面啥都没有了诶。




































你这是要干啥?









































好吧我服了你。












































别划啦!














































你很皮知道么?











































好好好我给你还不行吗。

[关于曾经的志愿]

其实皮医生最开始上大学的时候志愿选的是心理学,但是想到恋人那整天作死的能力……

他默默的把原本填好的志愿划了,改成了医科大。












































你……









































真的啥都没有啦!






















































你的毅力我很佩服。































但是真的什么都没有了。









































































哇哦你真的好贪心哦。



[关于甜食]

呱唧其实是很喜欢吃甜食的。然后皮医生知道了之后,煞费苦心的就去学烹饪。

可惜皮医生除了专业性动手以外就是个手残,做出来的蛋糕……嗯。

后来呱唧知道了这件事,他觉得又好气又好笑。

“以后我做甜食给你吃,你就别折腾自个儿了好吧伙计?”

他心疼的握了握皮医生那被烫的发红的手,这么对他说。
























































































真的没了啦。








































干啥呢干啥呢?



































是的,皮这一下我非常非常的开心。【蹦哒】

评论(1)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