吸猫大户

雾霾或林默。
凹凸绘文海纵的咸鱼。
皮医生是世界第一可爱!

【海纵/呱皮】清明.

【海纵/呱皮】清明.
*ooc到飞起。
*一篇发出来的时候可能迟到了的清明短篇。
*你猜虐不虐。
*作业爆肛门:Make A Shadow./易燃易爆炸.
*可以的话请继续。









清明时节雨纷纷。

不晓得是这句家喻户晓古诗词的作用还是萧敬腾在这边悄悄的开了演唱会,总之今天的天气阴沉沉的,空气里弥漫着雨后的清新泥土味。

皮索放下笔,深吸了一口气。清新到他的鼻子里头有些刺痛难受。

距离呱唧车祸已经过去了三年,这时间的确有些长,但他真的出车祸了,撞得几乎尸骨分离。

宾托窜进来跟皮索小声的打了个照面:“哥哥早安。”

“早安宾托。”皮索背对着宾托,没再转身。

“今天要去么?”宾托试探着问道。

皮索起身将外套整整齐齐的穿戴好之后缓声道:“清明哪有不去扫墓的道理?…”

即使这个墓是每个人都不愿意扫的。

管理墓园的老大爷抬起头来看了皮索一眼,轻轻的点了点头,很识趣的没有说什么极似揭开伤疤之后还若无其事的往流血伤口上撒盐的话。

墓园是片不大的地方,路基本就占了三分之一的面积。墓园里的活人除了看门的老大爷只有皮索一个。皮索反复琢磨着,这次从门口走到对方的墓前,应该只需要十三步。

皮索的每一步都缓慢极了,不妥当的措辞就是有点像行如僵木的老者。老大爷又从报纸里抬头看了看皮索。

皮索手上捧了一束白菊花,身着像极了休闲装的正装。老大爷撇了撇嘴,继续看自己的报纸。

任谁都没注意到那倚靠在墓园边角落的人。

皮索也经常会来呱唧墓前坐坐,这总能给他很多理不清的乱七八糟的思绪。他觉得自己朋友说的真是没错了,呱唧就是他一辈子的PTSD。

老大爷大概是看完了报纸,刚刚放下报纸端起冒着白雾的热茶抬起头,差点没被吓死送进省医院。

他没看花眼吧,那是某个墓碑上的人吧?!墓园的墓碑不多,他的记忆力也没有阿尔茨海默的前征,老大爷吓得差点下巴脱臼,那人却好像注意到了老大爷那灼灼的目光,回过头来比了个噤声的手势。

老大爷赶忙闭了嘴。

皮索从呱唧墓前直起身来站好,一直淅淅沥沥的小雨倒是停了。一时间墓园里再没其他声响。

他刚转身就跟一个人十分亲切友好的打了个照面,撞上之后对方也不介意,一把扯开有些湿冷的外套将皮索轻轻松松的抱在怀里。

“嘿伙计,下雨不打伞是个恶习要改的哈。”橘发青年浑身上下散发着中二气息,“1576800分钟——想我没有?”

站在墓园门口旁带着鸭舌帽的少女,微微俯身看了看那里面腻歪的两人。嘴角带笑心情愉快的在有些湿的笔记本上飞快地写下一行字。

[2018年4月5日 药物基本成型 无不良反应]

她吹了声口哨,老大爷朝她那头不满的瞥了一眼。少女没在意,缓缓的做了个抹脖子的动作后绽开笑颜给了大爷一个飞吻以示安慰。

“别担心,我不会对你做什么的。”少女的声音有些沙哑,还带着些许鼻音。看来是刚通宵完一晚。

“你说对不对…□□?”少女看着老人的脸色由晴转阴,心情更好了些。她无声的疯狂大笑起来。

药物成型。她抿了抿嘴,笑意仍未褪去。

End.

没写出感觉来,留个脑子一热就写上了的悬念。

PTSD(创伤后应激障碍)的症状是重新经历创伤事件、情感麻木、疏离以及高度警觉【参考:重口味心理学2 - 姚尧】。可以上网搜搜症状,欢迎捉虫哈。

老大爷是谁可以代入一下。

药物是谁用的呢,这个小小的问题要不要稍微思考一下?

不求红心不求蓝手只求不打。

评论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