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画俱废的雾霾爱你哦。

山姥切国広受向都吃/整天闹饥荒.ver
/ooc专家/爱他就要让他受起来/我竟然追星/特别容易被喜欢的人dokidoki☆

【主山】我去不了你也别想去


*标题欺诈。其实就是个小段子hhhhhh
*我成功在暑假结束前完成了我的主山!
‌*我不管我不听31也算完成虽然我在考试
*ooc严重!——
*希望我能活到国庆。
*分班考去死吧!——
*好的,发泄完毕,可以的话请继续。








开学前夕的一个夜晚。
山姥切很乐意在这个时候冲一个热水澡,然后舒服的躺在床上进入梦乡。
——至少在前几年,他还是可以这么做的。
浴室刺眼的光在雾气的承托下变得柔和,当山姥切擦完头发打开浴室虚掩着的门看到幽羽还在赶作业的时候,他一个猝不及防撞到了门把手。山姥切甚至现在就想回到浴室里面闷死自己。
“啊切国你没事吧!”
在低头赶着作业的人一个猛抬头,撞到了台灯。
……两人双双捂着自己受伤的地方默默的对视。
‌双杀!
“……嗯……切国……”
“……咋。”
“我们这算是……夫妻伤吗……。”
山姥切国広:冷漠。
幽羽自暴自弃的扔开笔来,一下子扑向床。把头埋在枕头里也不考虑缺氧致死的可能性,长吁一口气却又扭曲着肢体挣扎地爬了起来。
‌原因?憋得shang
“切国啊你就帮帮我吧……那么多我怎么可能写的完!!!”
“活该。”
“上帝啊神佛啊真主啊请赐予我逆转时间的能力吧——”
“\你以为信那么多宗教就有用了吗/”
“【脏话消音】——”
“……你别埋头了不然你要憋死了。”
山姥切皱着眉头朝不怕死把头埋在枕头里的幽羽走去。
幽羽似是想到了什么主意,一把把担心他的山姥切拉到身边。
“喂……!”
“唉既然我没法去上学的话……那你也别想去。”

“今天咋俩没来上学……”
三班班主任疑惑着翻看着手里的档案。
“一个说腰疼的要死……另一个说要照顾他……”
“噗——”
副班主任一口老茶喷了出来。
“现在的娃子真不让人省心。”
end.

一个人设。
审神者(幽羽):

是个马戏团的魔术师【勉强算是】 但其实魔术玩的不咋地
男女通吃,经常被认为是女孩子
日常任务是痴汉被被 调戏被被
性格特别中二,但是一遇到特别重要的问题就会非常严肃。【比如被被重伤了】
‌是个智障

【主山】一厢情愿

【主山】一厢情愿
*be,一把刀子。注意避雷 比心。
*各种乱七八糟的描写有。
*非常短打
*双向暗恋的傻蛋。
*心情不好的产物
*ooc满天飞
*ok?




1
山姥切国広喜欢审神者。
这是他不久前刚意识到的。
2
山姥切国広喜欢审神者。
但是他很擅长于隐藏这种情绪,所以本丸里所有人都没看出来。
包括审神者。
抑或是审神者发现了但却不说出来让他难堪?
3
“……国広……山姥切……国広……”
山姥切终于睁开眼来,手上传来一阵异样的温度和触觉。
微微低头,便看见了审神者跟自己握着的手,手上还隐约有着红印。“你握的好紧啊,”审神者笑道,“是做噩梦了吗?”
山姥切尴尬的收回手,把披风拉低,低低的回了一句:“嗯……”
“如果没事了的话我就走啦,有事叫我啊~”
“…嗯……”
等到审神者走后,山姥切才回过神来。
是他的温度……好暖。
在不知名的角落,审神者握紧了那只与山姥切触碰过的手。
4
“审神者不好了!”
“什么?”
“山姥切国広碎刀了!”
“御守没有效果吗?!”
审神者猛的站起身来,失声吼道。
“他……他把御守给了萤丸!”
“啧!”
怎么那么傻呢!
审神者扔下堆成山的文件,冲了出去。
5
审神者看着逐渐失去人形的山姥切国広,无声的动了动嘴唇却没有发出任何声音。
“主……上。”
“……嗯。”
“您可以……过来一下吗?”
“……好。”
审神者凑近了山姥切,他用颤动的嘴唇说出了那几个字。
山姥切国広笑了。
6
“我……喜欢……您。”
我喜欢您。
7
山姥切国広喜欢审神者。
但他再也得不到回应了。

ooc飞到天上去了【】
不敢打ta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