吸猫大户

雾霾或林默。
凹凸绘文海纵的咸鱼。
皮医生是世界第一可爱!

【皮医生中心】朋友,玛丽苏了解一下?

【皮医生中心】朋友,玛丽苏了解一下?
*ooc严重。ooc到上天。
*突然后悔给系统取的名字,每次都要回去复制一下…
*这篇比较短,随意看看就好……等等我哪篇不短???【知秋问号.jpg】
*诗句是自己瞎掰的,不要认为一个只会摸鱼划水的人能写出什么好东西来(。・`ω´・)。
*作业BGM:万人非你–河图 / 寂寞沙洲冷–周传雄
*cp大概是all皮,注意避雷,欢迎捉虫。
*有原创角色神助攻出没【话说紊小姐姐给我客串了那么多次她的人设我却一直没画完呢(◦˙▽˙◦)[紊:是啊你的良心不会痛么?]】
*医生家属抢救室,可以的话请继续↓







“……”慕容子音想都没想,转身就要走。

“?!我靠你别走啊!”紊一脸妈卖批,“不尬舞行了吧!”

“我不跟智力障碍人士单挑,免得说我欺凌弱小。”刺了对方一句,却没有听到女孩一贯的骂句。慕容子音不禁好奇起来,稍稍侧过了头。

然后她就被眼前快要布满整个眼帘的脸吓到了。

“惊不惊喜?意不意外?”对方看到她被吓到的模样感觉心情好极了,“我们不比尬舞,来对诗?”

“呵。”慕容子音冷笑一声,向后退了一步,“你先请。”

紊深吸一口气,对着慕容子音的面孔,竖起了爱的中指,说:

“去你妈的玛丽苏。”

话音未落,慕容子音就觉得自己答应跟这个智障单挑是个错误的选择。

但她还是要为自己的选择付出代价的。

“海盗?”没想到在这本什么我跟七位校园风云人物的爱恨情仇的世界里呱唧也依然有一个海盗梦,皮索凑过去问:“能跟我说说你的海盗故事吗?”

“你对海盗有兴趣?”呱唧反问一句,天啦噜这怕不是个假的欧阳云海。

“唔…有一点。”皮索搪塞了过去,墨色的眼眸直勾勾的对上对方的眼睛。

“…好吧,说实话我并不算一个真正的海盗。”呱唧干脆抛弃了那只吃饱喝足的大狸花,索性躺在被正午阳光照射的有些微微发热的草坪上说:“我爷爷是一位海盗。”

“那你爷爷叫什么,说不定我还听过他的故事呢。”

“喔?那么就是说你知道咔嚓船长咯?”呱唧看了看那位正在吸猫的新朋友,对方没有回答他的问题,只是看着他似乎是只想听他讲故事。

“好吧伙计,嗯,我就给你讲个,关于吸血乌贼的故事吧……”

其实皮索很想告诉他,我当然知道,你在章鱼堡的时候天天讲跟个邪教教主一样的洗脑我们……

但他很识趣的没说出去这些话。

要说这个什么紫梦蝶蓝月璃贵族学院最神奇的一点,大概是休息时间长的要命。

当呱唧嘴不停的嘚吧嘚的说了不下五个故事时,他似乎好像才意识到,自己好像是要攻略他来着?

怎么就成了故事会了?

[全世界最可爱最无敌史上第一最好神助攻系统:天啦宿主你竟然还记得这件事( '-' )ノ)`-' ),此时不刷好感啥时候刷啊!]

皮索默默接收着系统的夺命连环吐槽,随手拧开了自己的水杯朝呱唧那边递了递,试探着问:“要喝点水吗?”

“喔谢啦。”呱唧满不在乎的拿过了对方的水杯灌下一口,觉得这个传说中放浪不羁爱自由不吃人豆腐就浑身难受的欧阳云海,还有那么一丢丢的善解人意嘛。

[全世界最可爱最无敌史上第一最好神助攻系统:天啦好感度有了!上10了!]

[唔,看来还是挺好刷的嘛……]

[全世界最可爱最无敌史上第一最好神助攻系统:怎么可能会那么容易呢,越高越难啊少年人。]

[全世界最可爱最无敌史上第一最好神助攻系统:另外……这算不算间接接吻(́ಢ.౪ಢ‵)?]

“……窗边青石春意浓。”

慕容子音看着女孩的面孔,硬是憋出了那么一句。

紊灿烂的一笑,撩了一把老挡她视线的火红刘海,笑意盈盈的接上:

“你就是个二百五♪~”

慕容子音终于被臭不要脸的紊激的失去理智,抽出恶魔之约就要砍向那个满脸贱兮兮笑着的人。

“?!卧槽说不过就要打人的吗!”紊一脸你们玛丽苏是不是都这么喜欢用暴力说话,“裁判,她犯规啊,犯规啊!!!”

然后抄起一把椅子就怼上了恶魔之约的刀尖。

啪嚓一声巨响。

“……”

“……”

两个人看向那一点裂痕都没有的椅子,又看了看慕容子音手上那都快要裂成两半的巨剑。

“…这椅子质量真好,哪买的改天我也要去买一把。”

Tbc.

(。•ω•)σ)´Д`)又变回了短小霾。

‌紊:我屮你为什么一言不合就要打老子,当老子是沙包么!

呱唧:这草好扎|•ω•`)。

‌皮索:我对海盗没兴趣,我只对你有兴趣(´・ω・`)。

皮医生真的是受你们要信我(´・ω・`)上面是个叛徒要打死的【bu

不求红心不求蓝手只求不打レ(°∀°;)へ=3=3=3

【海纵/巴皮】对不起我是超忆症患者

【海纵/巴皮】对不起我是超忆症患者.
*ooc。ooc。ooc。是个很垃圾的段子。
*语言不畅通。组织能力丧失。注意避雷。十分狗血。
*故事十分跳跃,请自带避雷针什么的!!!
*故事走向迷——的——很。所以注意避雷注意你身边有没有120急救车医生家属以及抢救需要的一切物资!如果都有的话,那我们,开始吧。





如果你有超级记忆力,俗称超忆症,你可以以非常惊人的细节描述自己生命里度过的每一天。比如每晚七点从不迟到的新闻联播在哪一天延长了播放时间让人看的很不耐烦。

但是你也没法忘记,就像你很想抹去在哪年哪月课堂上出糗的记忆却死活都没法忘。如果真的想抹去,你大概只能换个脑子了。这也挺痛苦的。

嗯,就像皮医生很想抹去突然被确诊为超忆症的巴克队长的某段记忆一样,他真的很想为他换个脑子。

还是三岁小孩的。


皮医生最近在躲着他们亲爱的德高望重的巴克队长,主要表现于看到巴克队长就拐回去走回原点接着在绕远路去目的地。显然是在躲他,嗯,章鱼堡里面的队员们都发现了,其中包括巴克队长。但是其中的原因他们谁都不知道,总不能上去就逮着皮医生问你为什么躲巴克队长呢这种话吧。

好在最近没有谁出去作死,也没有深海里的哪条鱼又在搞事。所以皮医生可以理所应当的赖在自己的房间里和医务室里不用出去浪。当然这种话绝对是flag,flag一出天下必定一颤。

就在皮医生刚刚想完这句话的时候,章鱼警报猝不及防的嚷了起来疯狂打脸。皮医生认命,操起医疗箱就冲去发射台。

嗯,这是他第一次直面巴克队长。虽然两个人都很有默契的在看屏幕就没搭理对方。

事情起因,谢灵通又双叒叕开炸了一艘舰艇。突突兔只光看到这就捂住心口疯狂哀嚎,过程,发现了一只受伤的蓝鲸。结果,你们他妈快来啊它要死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完毕。

事实证明其实……其实神助攻还是存在的,而且这波助攻十分让人窒息……在给蓝鲸包扎的时候,皮医生默默地想。

……皮医生跟巴克队长尴尬的四目相对。两个人无言地对视已经足足有一个小时了。终于巴克队长轻轻的咳了一声,像是在清嗓。然后他开口说:

“皮医生,我也喜欢你。”

E.n.d
其实连我也没怎么看懂 这波跳跃服不服【请你去世】
简单来说,皮医生在巴克队长没被确诊为超忆症之前有悄咪咪的表白,当然皮医生那么个腼腆的小伙子怎么可能挑光明正大的地方呢……前面没写的设定大概是皮医生给看似睡了其实还醒着的巴克队长包扎的时候悄咪咪说的表白结果没想到第二天就超忆症了。然后就是你情我愿emmmm。
懂了吗?没懂。正常。
不求红心不求蓝手只求不打。

食用前提:
可能配着上图吃会更好?
ooc飞到天上去
画的那么乱七八糟那写的也肯定乱七八糟的啊w
注意避雷……因为真的写的非常前言不通后语orz。
可以的话



配文:
和以往的下午一样,没有任何的变化。鹤丸国永,无聊的晃悠着。
晃悠到走廊的时候,他忽然觉得身后似乎飞快跑来了一个人——迅速的钻进了他的衣服后摆里,把整个人都遮住了。
鹤丸几乎是本能性的举起了双手,脸上吓得全是冷汗。
“…鹤丸。”
“哦哦,山姥切?”
鹤丸带着标志性搞事微笑转过头去,然而除了鼓起的衣服他啥也没看见。
鹤丸整个付丧神都僵硬了,然后他看向那片鼓起的地方。
“……因为 ‌被单 披风被歌仙(和光忠) ‌抢 拿去洗了……所以……”
鹤丸成功get到关键信息,被拿去洗了的披风。
“所以,在你找回披风前,都不会离开了对吗?”
“对。”
于是。
三日月看到鹤面带笑容走过来,后面鼓起了一个大包,吓得微笑都垮了,摆出一副三日月问号.jpg
鹤丸坐在走廊上少有的喝茶,在内番的五虎退直接被鹤丸的“包子”吓得直接哭出来,扑到一期怀里惊恐的说:鹤丸先生要变成鹤离开我们了吗QAQ!
终于在清晨时分找到了被洗的干干净净的被单,山姥切感觉整个人都非常mmp,明明仿品就应该穿的破破烂烂的好吗?
当他套好被单的时候,刷的一下就有一个不知道是什么东西的玩意儿撞到了自己后腰,钻进了被单里。
很快山姥切就明白是谁了,百分之百是那只爱捣乱跟自己内番的鹤丸国永。
“喂,突然 ‌gongmenei 干什么。”
“我找不到我衣服遮住我自己了。”
“可你平常都是不遮住的吧??”

【主山】我去不了你也别想去


*标题欺诈。其实就是个小段子hhhhhh
*我成功在暑假结束前完成了我的主山!
‌*我不管我不听31也算完成虽然我在考试
*ooc严重!——
*希望我能活到国庆。
*分班考去死吧!——
*好的,发泄完毕,可以的话请继续。








开学前夕的一个夜晚。
山姥切很乐意在这个时候冲一个热水澡,然后舒服的躺在床上进入梦乡。
——至少在前几年,他还是可以这么做的。
浴室刺眼的光在雾气的承托下变得柔和,当山姥切擦完头发打开浴室虚掩着的门看到幽羽还在赶作业的时候,他一个猝不及防撞到了门把手。山姥切甚至现在就想回到浴室里面闷死自己。
“啊切国你没事吧!”
在低头赶着作业的人一个猛抬头,撞到了台灯。
……两人双双捂着自己受伤的地方默默的对视。
‌双杀!
“……嗯……切国……”
“……咋。”
“我们这算是……夫妻伤吗……。”
山姥切国広:冷漠。
幽羽自暴自弃的扔开笔来,一下子扑向床。把头埋在枕头里也不考虑缺氧致死的可能性,长吁一口气却又扭曲着肢体挣扎地爬了起来。
‌原因?憋得shang
“切国啊你就帮帮我吧……那么多我怎么可能写的完!!!”
“活该。”
“上帝啊神佛啊真主啊请赐予我逆转时间的能力吧——”
“\你以为信那么多宗教就有用了吗/”
“【脏话消音】——”
“……你别埋头了不然你要憋死了。”
山姥切皱着眉头朝不怕死把头埋在枕头里的幽羽走去。
幽羽似是想到了什么主意,一把把担心他的山姥切拉到身边。
“喂……!”
“唉既然我没法去上学的话……那你也别想去。”

“今天咋俩没来上学……”
三班班主任疑惑着翻看着手里的档案。
“一个说腰疼的要死……另一个说要照顾他……”
“噗——”
副班主任一口老茶喷了出来。
“现在的娃子真不让人省心。”
end.

【主山】一厢情愿

【主山】一厢情愿
*be,一把刀子。注意避雷 比心。
*各种乱七八糟的描写有。
*非常短打
*双向暗恋的傻蛋。
*心情不好的产物
*ooc满天飞
*ok?




1
山姥切国広喜欢审神者。
这是他不久前刚意识到的。
2
山姥切国広喜欢审神者。
但是他很擅长于隐藏这种情绪,所以本丸里所有人都没看出来。
包括审神者。
抑或是审神者发现了但却不说出来让他难堪?
3
“……国広……山姥切……国広……”
山姥切终于睁开眼来,手上传来一阵异样的温度和触觉。
微微低头,便看见了审神者跟自己握着的手,手上还隐约有着红印。“你握的好紧啊,”审神者笑道,“是做噩梦了吗?”
山姥切尴尬的收回手,把披风拉低,低低的回了一句:“嗯……”
“如果没事了的话我就走啦,有事叫我啊~”
“…嗯……”
等到审神者走后,山姥切才回过神来。
是他的温度……好暖。
在不知名的角落,审神者握紧了那只与山姥切触碰过的手。
4
“审神者不好了!”
“什么?”
“山姥切国広碎刀了!”
“御守没有效果吗?!”
审神者猛的站起身来,失声吼道。
“他……他把御守给了萤丸!”
“啧!”
怎么那么傻呢!
审神者扔下堆成山的文件,冲了出去。
5
审神者看着逐渐失去人形的山姥切国広,无声的动了动嘴唇却没有发出任何声音。
“主……上。”
“……嗯。”
“您可以……过来一下吗?”
“……好。”
审神者凑近了山姥切,他用颤动的嘴唇说出了那几个字。
山姥切国広笑了。
6
“我……喜欢……您。”
我喜欢您。
7
山姥切国広喜欢审神者。
但他再也得不到回应了。

ooc飞到天上去了【】
不敢打tag……